名表回收

CONTACT联系我们

联系人:陈经理
鉴定电话:400-101-3139
总部电话:400-996-3979 (免费鉴定报价)
地址:合肥蜀山区黄山路盛景大厦2709 

当前位置:成都牛奢网 > 名表展示 >

2017GPHG:站在钟表世界最高领奖台上戴什么表

笔者被委任为日内瓦钟表大奖赛(简称GPHG)的评委已经一年有余,除了国外钟表界主流人士对此赛关注以外,貌似国内留心于此的朋友并不多,虽然GPHG有钟表界奥斯卡之称,被定性为“钟表世界的最高领奖台”也不为过,但钟表毕竟不是电影,门槛不一、内涵不同,即便你站在最高领奖台上,人家或许还不知道此赛为何物、有何意。


 

非常沉的“金手指”奖座
 

去年11月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专文介绍GPHG的手记,笔者初次登台也是新人,只感觉奖座太重、心想可能是真金所做,虽是玩笑之语,但深感重量之心却依然,站在台上放眼下去都是响当当的世界品牌的当家人,是创造世界钟表业价值80%的精英,即便如此有些入围品牌也要空手而归,毕竟100多个参赛表款,每个项目仅有6只入围,而获奖者只有一名,况且评委来自世界各地,背景、审美各不相同,选票的千变万化也在所难免。
 

 

笔者颁发了“最佳运动表”大奖,巧的是颁奖时笔者戴的也正是一只运动表,作为中国评委当然选择了国表——孔雀表。这家今年刚好迎来60周岁的传统表厂,当时正在研发中国第一批定位于动感设计的陀飞轮手表,笔者作为国表粉丝,自然要第一时间把玩品鉴,刚好又赶上了GPHG评委团会议,当时大家正在为入围表款后的第二轮投票,休息之间互相聊对方的表再自然不过,笔者虽是最新的评委,手表却引来大家的关注,原因很简单:视觉夺目,黑色的碳纤维材质在国际范围内也不是常见的表壳材料,且不说其重量轻、强度大、耐高温、抗腐蚀的特点,能够在视觉上吸引人已然是国表一大进步了。
 


 

双陀飞轮孔雀表

 

有了第一步,笔者更想听听各位评委的说辞,瑞士百年表店的大佬端详许久,问了问价格,最后来了句:此表能在他店里卖,言外之意对中国产品有信心;德国钟表自媒体铁娘子、南美钟表杂志出版人更是频频拍照,对中国有此产品表示惊奇;瑞士钟表学校创办人对外观没啥兴趣,双陀飞轮机芯却翻来覆去看个不停,未置可否;倒是评委团主席说了句话,引得大家哈哈大笑,他说以前都是中国人在瑞士表展拍个不停,如今则是西方人把中国表拿来拍照留念……
 


 

拥有专利技术,其5、7点位双陀飞轮设计世界罕有

 

对中国表发展情况的不了解,是笔者瑞士此行的最大感触,若中国表能在GPHG获得入围或当选,则是笔者的最大愿景,因为中国表在这个层面若获得认可,绝不会是偶然的,因为评委团是不会轻易把奖座颁发给无为之辈。话说回来,孔雀表是在瑞士飞了一圈,最近则和笔者回到了它的出生地——丹东。
 


 

位于丹东的孔雀表业(A.J.供图)

 

7月28日,以“载誉甲子 共襄百年 为幸福而来”为主题的孔雀表庆典晚宴,在有“国表生产三大基地之一”的丹东举办,以纪念“1957年,安东金属制品厂张亨宝等7名技术工人仿制出第一批4只手表”(《中国计时仪器通史》(近现代卷))。“安东”虽为丹东的旧称已成为历史,“孔雀”却成为中国的表坛新锐引领着市场。
 


 

香港钟表业同仁祝贺孔雀表甲子之年

 

晚宴的高潮是一段慈善拍卖,标的物为一枚双陀飞轮孤品手表,由书画家范曾先生授权,采用其画作作为表盘团案,坐在身旁的台湾朋友跃跃欲试,对久经拍卖场的笔者来说,慈善拍卖变数甚多,果不其然,价格一路飘升,最后被相熟的孙先生以71万人民币竞买,创造了目前国产双陀飞轮的最高拍卖价。记得两年前在马来西亚见过范先生画作的怀表,当时开价超过百万人民币,虽有瑞士表基因的加持,但终不如与国表合作来的合情合理合拍。成功拍卖仅是表山一角,即将面世的两款限量陀飞轮,才是耄耋之年的范先生和甲子之年的孔雀表的共襄盛举。
 

 

“老子出关”与“庄生梦蝶”限量版陀飞轮
 

不过,笔者感到载誉甲子的孔雀表最可贵之处在于将“潮陀”从一个概念化为完整的系列,这是基于对产品的自信,这种自信来源于技术机芯、艺术设计、文化传承;这也是基于对品牌的投入,这些投入涉及到品质控制、品位工艺、品格守护,笔者所倡导的钟表3C价值核心以及品牌三品理论概念被孔雀表体现的淋漓尽致。《腕表天地》主笔A.J.曾说“人要超脱、表看潮陀”,对人需要多大的气魄,对表就需要多深的内涵。固守一个经典系列不算本事,开辟一个全新的经典那才是赫赫战功!
 


 

“潮陀”成为中国陀飞轮的最新风向标
 


 

独一无二的“潮陀”机芯,从设计到工艺代表了中国最高水平

 

从丹东去日内瓦、从瑞士回到中国——孔雀表与笔者一起共度了“钟表世界最高领奖台”的愉悦时光,或许这就是潮陀所演绎的“轮我上场”的内涵,只要每个人都专注于一件事,那就会有属于自我的一片天地。